《第十二夜

01

死亡之兰》作者:璇儿

满地带血的脚印,一个个,都几乎是完整的。程启思模糊地想了起来,这个女孩子,曾经有一双多么纤细多么秀美的脚。凶手曾经逼着她在这里跳舞吗?踩着血迹舞蹈?

第十二夜,是一月六号主显节的夜晚,也是耶诞连续假期的最后一夜,当神圣的狂欢节闭幕,邪恶的派对就开始了!警察程启思邂逅了神秘男子锺辰轩,隔天宿醉醒来,才发现对方是具有深厚心理学背景的新同事。两人碰上棘手的连环**案,凶手意在夺取人体最美的各个部位:手、鼻子、耳朵、连着头皮的长发、声音、脚……每次都留下蕴含艺术比喻的物品,凶手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楔子

阴与阳的交界

传说与真相的交会

虚拟与现实的交结

黑子的力量开始辐射

蛊惑一颗颗好奇蠢动的心

当图片麻木了神经,当影音不再新鲜,

何妨找一个角落,开盏昏黄的灯,

一包零食,一瓶饮料,

进入书中诡异迷离的世界,

脱离烦人的现实,

为心情找出口!

第十二夜01死亡之兰

前言

★人物介绍★

程启思:警察,父母双亡,很有家底也很讨女孩子喜欢。

钟辰轩:程启思的新搭档,本职是心理学家。

文桓:心理医生,钟辰轩的老同学。

林明泉:警察,程启思的同事。

杜山乔:法医,素有「**脸」之称。

朱锦:法医。

郭永诚:夜总会经理。

唐家华:小提琴手,一心追求施思。

田苏悦雅:警察,对林明泉有好感。朱锦的未婚妻,修声乐。

秦颜:日本舞剧演员,程启思的女性友人。

施思:舞蹈演员。

卓嫣:夜总会舞女。

卓紫:卓嫣的妹妹。

纪婉儿:文桓诊所的护士。

卢雪:女大学生。

文若兰:钟辰轩的未婚妻,文桓同父异母的妹妹,几年前在订婚宴上意外死亡。

第一章

巴尔札克

他晃动着手里的那朵兰花,红色的丝线太细,兰花似乎是从午夜的黑暗里,幽幽地浮现出来,在五彩的灯光下折射出一点一点让人目眩的光芒。

这一年的冬天,在下雪,雪不大,h城永远看不到像北方一样的雪。满天细细的雨丝在飘飞─那是南方的一种雨雪,雨丝里夹着一点微雪。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布谷小说网【bug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第十二夜 01 死亡之兰》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