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Boss谈婚论嫁》转载请注明来源:布谷小说网buguxs.com

“妈妈她、四年前就去世了……”

——不是伽椰子的错,安心睡觉吧。

小林的声音再次和四年前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只是这一次,伽椰子的心中只有想要尖叫的欲望。

去世了?

什么去世了?

是在说小林的妈妈去世了吗?

这怎么可能?

四年前……那岂不是代表着小林的妈妈在离开医院不久之后,就死掉了。

但是这怎么可能?

那么好,那么温柔的小林妈妈居然死掉了?

这是正常的事情吗?

为什么?

伽椰子小小的脑袋里充斥着无法理解的问题。

为什么喜欢伤害人的家伙活得好好的,对她施加援手、释放善意的小林妈妈却要死掉。

这公平吗?

伽椰子的手指开始收紧,她的脸上满是迷茫。

“小林君的妈妈是、”她凝噎着,觉得空气变成了铁块,堵塞在她的口中。

“是、怎么离开的?”

她不愿意接受小林衫子去世的事情,哪怕提及此事也是用着“离开”这样的词汇。

封敛在经过最初的情绪失控之后,现在已经好很多了,所以面对伽椰子的追问,他可以做到平静地回答。

“是车祸。”

“车祸?”

“是怎样的车祸?”

“车祸很严重吗?”

“为什么小林君的妈妈离开了,其他人呢,车祸里还有其他人吗?”

伽椰子用着奇怪的语气不停地追问。

封敛虽然有些奇怪,还是做出了回答。

“那是为了庆祝我出院,爸爸和妈妈决定一起去北海道旅行,在开车的路上——”

“啊——”

封敛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被伽椰子的尖叫声打断。

他刚抬起头想要询问伽椰子发生了什么事情。

女孩的身体就扑了过来,手中的金鱼和苹果糖同时掉在在地上,苹果糖那晶莹透亮的糖衣摔在了地上,蔓延出大片惨白色的裂纹。

伽椰子用力地抱紧了封敛。

“不可以——”

她的口中发出了凄厉的尖叫。

封敛被她弄懵了。

“怎么了,伽椰子?”

他用空着的那只手,试探性地拍了拍下伽椰子的背。

刚要说些什么,就发现女孩的身体在控制不住的颤抖。

——伽椰子在害怕。

这样的想法突然窜入了封敛的脑海中。

下一秒又被他否定。

伽椰子为什么会害怕?

只是听个故事而已,她为什么会害怕到全身发抖的?

想不明白的封敛耐心地安抚起了伽椰子。

“伽椰子,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

“是被附近的什么东西给吓到了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