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酒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布谷小说网bug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干爹,你所说可是真的?太子殿下为何要卖国?!”

“嘘!别胡说,这可是要掉脑袋的!今日之事千万不可告诉别人,十五那天你好好待在家里,等我来救你娘,知道么?”

易芮说了什么,几人再未听。

隔壁响起开门声,男人在说话,像是吩咐小二要好生送易芮回去。

脚步声起,渐渐走远。

许久,屋内三人沉默着面面相觑,他们知道,此事远比起初想的的要复杂棘手的多。

素夜身为下属,自然在等二位发话。

易潇则是在观察庆王殿下的反应,太子殿下叛国通敌,此乃大罪,就看庆王如何处理。

“无据不可妄言,今日之事莫要再传,十五那日,本王会求父皇至城中与民同乐,到时,自会知晓一切真相。”

庆王淡淡说着,仿佛方才并未听到谋逆之事。

这般坦然自如,易潇属实敬佩,立即表态道:“臣明白,十五那日,臣自会带兵把守,暗中护驾。”

“有劳伯爵。”庆王只留下一句,便施施然离开。

望着他的背影,易潇忽然有种预感,京城或许会因他而变天。

想到此,他便觉血热,吩咐道:“立即赶往军营!”

不知是马背飞速带来的激烈,还是即将面对厮杀的高亢,易潇的心久久无法平息,平静。

他恨不得现在立马提刀杀敌。

策马扬鞭,泥水飞溅,不消半个时辰便赶至城郊校场。

一下马,就见易菾正在练兵,一身军装盔甲显得他格外神气,但那张脸也在硬朗的盔甲映衬下,愈发白皙、俊丽。

说来也怪,易氏兄弟三人,独独易菾的长相、肤色、性格一点也不似父亲。

往日易潇并不关心这些,可今日在酒楼易芮与那个男人的对话,已在他心里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

为此,他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

“把他叫过来。”

说着,他走进营帐,想着先解决了易菾再顾其他。

素夜自然是为他跑腿的,随便找了个由头便将易菾带至账内。

等人一来,易潇并不废话,左手执着马鞭,右手覆上易菾的肩膀,道:“从现在起,你不必再来军中。”

易菾听他说的,明显恼怒:“伯爵爷这是耍哪门子的威风?我近日并未惹你,且军中练兵是父亲准许我的,你如何赶我?”

兄弟两人自易父丧仪过后,便再未说话,每日只在军中匆匆一瞥,不想今日一面竟是这样的剑拔弩张。

易潇心藏秘密,自然说话冷气,道:“你还敢提父亲,若父亲还在,想必连易家的门都不会让你踏入!”

“你!”

易菾猩红着眼,像是被易潇戳中心事般羞恼。

他自是知道自己身世不清,所以近日总是躲着易潇,就连他给自己房中塞了个丫头做妾,他也埋头应下,只想着自己伏底不再兴起风浪。

可如今看易潇的反应,哪里像是在与兄弟说话,保不齐,他已知道真相了。

易菾吞了吞口水,艰难道:“你究竟想要我如何?”

本就是二姨娘造的孽,便由他来还,做了十七年易家的儿子,也该有骨气些。

就算易潇是要将他三人赶出府,他也认!

易潇见他满面刚毅像是下了某种决心,反而起了别的心思,低声道:“方才接到报信,十五那日京中恐有乱,我要你带兵把守易府,若是遇到贼人,杀无赦。”

“如此...简单?”易菾惊讶问着,原以为会等来易潇批判揭露,没想到只是让他守家而已。

那他方才那般疾言厉色究竟为何?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和四妹妹的身世?

但此顾不上细究,他又问道:“那,二哥方才所说十五大乱,是何缘故?”

见他闷闷的果然上钩,易潇抿唇浅笑:“此乃军中机密不必透露,你如今还小,能守住家已经难得,若想立功日后有的是机会,好了,你自带一队兵马回家,这几日莫要外出。”

易菾虽觉着蹊跷,但左右保住了身份,便想着日后再寻法子打消易潇的疑虑即可。

“是,我这就回府。”说罢,他便自行离开。

看人走远,素夜迫不及待的问:“少爷为何让他守家,那时听易芮与那男子交谈,只怕二少爷与那人也是相熟,若是他趁机放走周莉,咱们可就得不偿失啊。”

她的担心不无道理,易潇苦等了十年才将周莉软禁,若是此次查明真相,证实二姨娘与外男勾结,甚至连带卖国的罪名,到时,皇帝必定会下旨重罚以解心头之恨。

但若此事折在易菾头上,那便是前功尽弃了。

“我理解你的忧虑。”易潇摆弄着手中皮鞭,眼里寒霜浸染,“不过,我既让他做了,便有我的道理,不必再问。”

‘咻!’皮鞭划过半空,他冷冷吩咐:“整顿兵马,连夜部署人手,确保无人伤亡。”

就在素夜即将出门时,他想起一事,又道:“吩咐下去,陛下所在之地需得视野宽广些,还有,尽量留下活口作证。”

素夜知道他的意思,福身领命:“明白。”

天下事,无非看个运气,今日易潇和裴念璟便是运气极好,或许,这也昭示着二人非常人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