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子不会咕咕咕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布谷小说网bug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夜色寂静,紧闭的窗户露进一束月光,落在床上,皎洁明亮。

时今澜神色淡淡的坐在床上,她手里正捧着老旧泛黄的书本,长发柔顺的垂在肩上,半晌才被书页翻动带起的风吹起几分。

紧闭的门被人推开又关上,池浅洗干净了手伴着小板凳坐到了床边。

按照池清衍的吩咐,池浅现在要开始在每晚入睡前给时今澜揉腿的工作。

“那我开始啦。”池浅声音轻松。

一下午她都在药房做事,跟时今澜没说上话。

现在是个刷好感的好时候,可谓是干劲满满。

而时今澜不语,目光复杂的看着落在自己身上的这道影子。

她的腿没有知觉,无法像手一样感觉到这人的温度。

时今澜在想,这其实是个很好的偷懒条件。可这人依旧兢兢业业的,灵巧的手揉过她的腿,遍布伤痕的肌肤跟白皙修长的手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静夜里总会滋生许多思绪,时今澜手里摊开的书已经很久没有翻页了。

她的视线停在池浅的身上,那充满着复杂遗憾的声音随之重叠而来。

“可元明不是沈小姐啊。”

元明是谁?

时今澜习惯性的对自己未知的信息标注出疑问,但接着就被池浅看向池清衍时,轻轻又坚定的笑拉回了思绪。

好像很多事情有了答案再往回代,会简单很多。

所以她才会对自己害怕,在自己面前战战兢兢,生怕做错什么。

就那么一瞬间,时今澜的困惑忽而豁然。

这些天时今澜在池浅身上察觉到的不对劲竟然可以用一个词语代替。

“喜欢。”

这是时今澜的世界里从来没有的词语。

在她的世界里感情是最没有用的东西,结婚不是为了爱情,只是两家本就强势的集团,强强联合,进行资金整合,扩张领土罢了。

喜欢一个人带来的利益跟强强联合带来的利益相比,要少太多,甚至约等于没有。

甚至于有时候高位的领导者会因为“喜欢”,给企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时今澜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她,上位者不需要这种的东西。

这也是她们的大忌。

而且只认识了没几天的人也能产生喜欢的感情吗?

一见钟情难道不是文人墨客编写爱情故事捏造的词语吗?

“你治好她后,她是一定会走的。”

这种明显的道理,池老先生看得透彻。

为什么就算池老先生跟她说明了,她最后还是那样说。

真是一个笨蛋。

时今澜觉得心口莫名一阵钝钝,再回想起来中午听到的对话还是会这样。

捧着书的手指轻轻摩挲过书页,隐隐的,时今澜蹙起的眉间透着几分不悦。

她强迫自己将目光重新落在书页上,冷静的,克制的理解这些对她来说有些晦涩难懂的释义。

窗外的树影摇晃着屋内的灯光,时今澜小腿上的痂也像是落在上面的影子。

黑焰燃烧在光里,池浅已经在尽力忽视了,可还是会被时今澜不断变化的火焰影响到。

那寒津津的冷意忽浓忽淡,无所顾忌的扑在池浅的手上。

比起昨晚她感受到的那种浓烈的恨意,现在的凉要和缓很多,却在某一瞬间好像真的火焰一样,散发着灼人的温度,腾得跳起来燎人一下。

爷爷的这本书有这么难懂吗,怎么还能让人看的情绪成这样。

医学折磨人的威力真是名不虚传啊。

池浅偷偷在心里感慨,手指顺着时今澜的腿慢慢移动。

绕开伤口结好的痂,一路经过的都是匀称柔软的肌肤,即使还是苍白,依然无法掩饰掉这双腿天然修长的骨骼。

这样漂亮的腿,她可不能让她浮肿变形。

想来这些疤痕要去掉也需要些日子,得去找爷爷搞些修复疤痕的药膏才行。

而且,她也可以借着涂药膏……

池浅盘算着笑眼都快溢出来了,一抬头就撞上了双冰冷的眼睛。

池浅被吓了一下,捏过时今澜腿的手不由得用力一下。

好在时今澜的腿现在还没有知觉,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看池浅,眼神里没有情绪,只有说不尽的冷意。

池浅也不知道时今澜这样看着自己多久了,只觉得她这双眼睛像是要把拆开看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