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布谷小说网bug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傍晚时分,莺时给林初好端了茶。

“小姐,已经瞧了两个时辰,歇歇吧。”

莺时这么一说,林初好才觉出时间过了这么久了,她坐直身子,把眼前的账本,往前一推。起身伸了个懒腰,“起夏呢?还没回来?”

莺时往外瞧了瞧,摇头道:“小姐午睡的时候,就出去了。”

林初好点了头,起身走出了屋子,在院中踱着步子。

莺时暗暗叹了口气,起夏是偷偷跟着邹承白出去的。

莺时看林初好踱着步子,若有所思,心中担心。

小姐虽然说想要离开侯府,可她最是知道,小姐在江南初遇小侯爷时,是怎般的欢喜。嫁入侯府,又付了多少真心。

若是小侯爷真的养了外室,小姐在这侯府,可就难上加难了。

莺时不由的又叹了口气。

林初好没听到莺时一声声,微弱的叹气。

她脑子里有件事,正转的飞快。

嫁入侯府之前,父亲曾嘱咐她侯府根基深厚,几代富贵荣华。所以入了侯府,也不要小气,用银钱能解决的,便不要费心费力,落些操劳和埋怨。

当初,父亲答应侯府提亲,虽是因为自己对邹承白有意,但至少也觉得侯府在财力上,和林家匹配。林初好嫁过来,是不会受委屈的。

林初好记得父亲叮嘱,所以她嫁入侯府后,为相处融洽,事事出钱解决。

毕竟父亲给了她,林家在盛京所有的产业,和百万嫁妆。所以即使在侯府掌家,她对侯府的账目,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没细细查过。

现在和上一世一样,账面上只有三万两的银钱。

前世,她发现侯府账面不丰,便觉着侯府已是没落。还各种顾着侯府面子,在这儿的吃穿用度,从未挑挑拣拣,维护了小侯爷体面。

就是到死,她都觉得侯府娶她,就是为了她的嫁妆。

可这两日,她细细查了侯府账目,却生出了不祥之感。

侯府产业甚广,赚钱的铺子,田产更是不计其数。从前收入甚好,每月都有万金入账的铺子,眼下都盈利甚少。

经营十几年的铺子,突然就开始不盈利,有些还开始亏了?

这事换谁身上,都要好好查查。

可是此前掌家的侯夫人,竟然没有任何反应。

就为了她的嫁妆,做到这个程度?

林初好觉得不可能。

可那些铺子的收入,又实在蹊跷。

原先,她以为这侯府瞧着光鲜,实际空虚。

可眼下看着,林初好心中生出莫名的寒意。

恐这侯府如不见底的泥潭,还隐着什么……

***

起夏步子飞快,那眼中似冒着火的,进了云锦居,“小姐!”

林初好看见她愤恨的表情,就猜到了——

起夏撞见,邹承白去见乔倩儿了。

只是没想到,上辈子用老夫人族人身份,从外地投奔侯府的乔倩儿,现在竟然就被养在盛京。

“莺时,先给起夏喝口茶吧。”

起夏气的不行,不想喝茶,激动道:“小姐,小侯爷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