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明宓当然见过所谓的舅家三表哥,可以说府里的三位姑娘都见过,还成了她们曾经的饭后笑谈。

大概是五年前的事了,彼时她们还小,沈明宓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沈明珠和沈明绣则更年幼。当时她们少不更事,也经常玩在一起,只是后来沈明珠大了些,知道嫡出与庶出的区别,也零碎在下人们口中了解周姨娘被宠幸的过程,于是与沈明绣渐行渐远,到后来的憎恶。

沈明宓在通州和告老还乡的外祖父外祖母生活了十年,见识过乡下和穷乡僻壤里百姓的不易,多少能同情沈明绣的不容易,所以平日里会出手帮助她,即便她后来抢了她的亲事,但她却做不到怨恨,毕竟她也不想嫁到裴府。

然而当沈明宓听到继母想要将她嫁给三表哥,脑海立马浮现出了五年前的某个记忆,当时是继母三十的生辰,父亲为了体恤继母为他诞下两儿一女,更是出于疼爱,于是让京外的岳父岳母连带着大舅子小舅子一大家子几十人来府里小聚。

所以沈明宓对舅家还是多少了解的,当时一大家子住进了沈府,可谓是鸡零狗碎了大半月。

而大舅家和二舅家两家的区别在这些日子里,瞬间高下立显,大舅孙昌隆好歹是考到了举人,说话做事自带文人色彩,当时沈府书房里经常传出沈进与孙老及孙昌隆三人高谈阔论的声音。

二舅孙昌盛就不同了,成日里出入京都的各个青楼,自诩当朝做官之人,当然得跟着大家随波逐流,还嚷道当官的谁不包几个妓女!气得二舅母整日在屋抹泪,怨声载道。

几个儿子更不是省油的灯,大舅家的大表哥、四表哥和五表哥镇日里拿着书本吟诗作对。

而他的七八个儿子不仅淘气异常,而且坏点子尤多,其中的三表哥也就是二舅的长子,经常干些掀丫鬟裙子,偷别人银子这样上不得台面的事儿。

记得那晚是家宴,沈明宓三姐妹正好与三表哥他们一桌,丫鬟们陆续端菜,几个半大小子估计淘气了一下午,饿过头了。几盘热菜刚上桌,就被他们哄抢一空,三表哥夹了满满一碗猪蹄不顾形象地狼吞虎咽,当时的景象正好被沈明宓看到,所以后来每次有人提起三表哥,她的脑海里立马浮现了这个画面。

从继母处出来,沈明宓见外面夜凉如水,微打了个寒颤,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嫁到二舅家,想想二舅那一屋子的小妾和通房,里面肯定如同泥潭,踩进去就会深陷。那三表哥,所谓本性难移,细想想也就知道了。

回到了倚兰院,方妈妈从屋里出来接她,看到面色苍白的沈明宓,一双疑问的眼睛立马扫向秋杏,秋杏睁着担忧的眸子点了点头,于是两人立马扶着她进屋,正准备打水沐浴,岂料沈明宓倒在床上便睡着了。

一觉睡到天亮,沈明宓从被子里醒来,已是秋天了,窗外是唧唧地鸟叫声。

她撑着虚弱的身子准备下床,踩到地上头一阵眩晕,一下子跌在了地上。春桃和秋杏听到声响,争相进来,秋杏急道:“姑娘,您怎么摔倒了?”

秋杏上前扶住她,发现手心的热度不对,摸上额头,惊道:“姑娘,您好像又发热了?”

沈明宓坐回床上,见外已是大亮,周围一片静谧,不像是清晨时分:“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您昨晚睡眠很沉,睡过了头,现在已快过了辰时,快午时了。”春桃轻声回道。

没想到睡这么久,沈明宓轻声嘱咐两位丫头:“你们将我那件杏色白梅缠枝纱裙拿来,簪子就准备那枝白梅红蕊银钗。”

“姑娘这是要去哪儿,您发热了得待在屋里,我这就去找大夫来看看。”秋杏急了。

沈明宓摇摇头,伸手握住秋杏的手:“我知道你担心我,不过我发热的事先不要告诉方妈妈,等下你就去跟正院那边说下,吃过午饭后我想出府去找张大姑娘,将上次借她的衣裳还给她。”

“可是?”秋杏疑惑不已,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家姑娘。

见沈明宓肯定地表情,秋杏只得答应了,她知道自家姑娘虽然平时话不多,但却是个相当有主意的人。

不久后,秋杏很便带来了存信堂那边同意的消息,于是沈明宓便带着春桃出了府。

四季楼,沈明宓和春桃站在门前,春桃见自家姑娘带她来此,有些奇怪:“姑娘,不是要去张府吗,怎么来了这里?”

沈明宓将手里的包袱递交给她:“春桃,你现在去张府将这身衣裳还给张大姑娘,然后你就这样做。”说着俯身在她耳边降低声音一番叮嘱。

春桃听罢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沈明宓,脑海里的信息让她有些蒙:“姑娘,你要独身去四季楼,还让我在张府待......”

沈明宓赶紧捂住春桃的嘴巴,让她不要再说下去,眼里是满满的警告:“不管我现在要做什么,你记住,都是为了好好过日子,为了好好活着,你可千万不要出了差错。”

春桃见自家姑娘眼里的无畏和认真,于是点点头,表示自己已明白。

于是,春桃拿了包袱往张府走去。

沈明宓依照脑海的记忆从四季楼的后门进入,找到后院便见一排林立的小屋,小屋大多门窗紧闭,只有一间屋子敞着门,于是走到门边,里面有个稚嫩的丫鬟正梳着头,沈明宓试探喊道:“槐花。”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布谷小说网【buguxs.com】第一时间更新《重生之东宫有娇》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