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紫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布谷小说网bug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时已半夜,细雨纷纷,正是万籁俱寂的时候。

事不宜迟,也没必要再等下去,茉茉在黑暗里化成原形,四只脚爪急速奔跑,飞快赶到知微阁。

四下张望一圈,没有任何异动,茉茉悄悄推开一道窗缝,潜入阁中。

寂静无声的黑暗里,她轻手轻脚地走在冰冷的黑晶石地面上,四只脚爪只留下一点浅浅的水印,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走到宽大的案桌后边的博古架前,重又化成人形,用力踮起脚尖,取下最上方那只宝盒。

宝盒不大,但是沉甸甸的,想到九灵月魄马上就要到手,她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再不回来,茉茉不由激动起来,抱着宝盒的手微微有些发抖。

时间紧急,她连忙打开盖子,然而怎么都没想到,里面竟然是空的???

脑海里重重一击,茉茉眼前有些发懵,九灵月魄怎么不见了?

明明她前不久还来确认过,它就在这里。

难道是她记错位置,拿错了宝盒?

背心冷汗涔涔,她连忙转身看着高大的博古架,正想再找找别的宝盒,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大喝:“什么人在里面!”

话音刚落,知微阁的正门就被嘭地一下踹开,通明的火光照进来,瞬间照亮了茉茉惊慌失措的脸。

“好呀你!竟敢到上神的书房来偷东西!”那人一头冲进来,竟然是满脸皱纹的余杂役,他恶狠狠地盯着茉茉,发黄的眼珠暗藏着兴奋,尖声大喊,“快来人啊!抓小偷!”

茉茉连忙将那只空宝盒丢到案桌上,急声道:“我没有!我没偷东西!”

“还说你没偷!”余杂役几步抢上前,生怕她跑了一般,紧紧抓住她的手臂,疾言厉色道,“深更半夜不睡觉,你跑到上神的书房来干什么?桌上的宝盒怎么是空的?里面的东西哪去了?还说你没偷?速速将上神的宝物交出来!”

没想到会被他拿个现行,茉茉脸色煞白,彻底慌了:“我真没偷东西,这个盒子本来就是空的,我什么都没拿!”

余杂役哪肯信她,死死抓住她不放,直将她骂得狗血淋头。

这一番闹腾,很快便将巡逻的侍卫队引过来。通明的火光亮起,十几名身着轻甲的侍卫将茉茉和余杂役包围起来,领头的侍卫长厉声叱喝:“怎么回事?”

“她是小偷!”余杂役连忙指着茉茉,义正言辞道,“我夜里听到下雨,担心知微阁的窗户没关会潲雨,便起来查看。远远看到一个黑影钻进知微阁,还以为是我老眼昏花,看错了,没想到一过来就抓住她的现行!”

他指着案桌上那只打开的空宝箱,添油加醋道:“里面的宝物已经没了,铁定是被她拿走了!我就说这几天晚上总是听到有动静,谁知道她到底偷了上神多少东西?简直是胆大包天,不想活了!”

“深更半夜,你为什么出现在知微阁?这宝盒里的东西哪去了?”

侍卫长一身杀伐之气,黑着脸打量茉茉,又吩咐一名属下去通传消息。

茉茉被两名侍卫反剪着双手,压得躬身站在那里,一时间无从争辩。

她的脸色苍白如纸,两腿止不住有些发颤,感觉自己要完了。

虽然宝箱里的东西不是她拿的,可她深更半夜出现在这里,实在找不出什么正当理由。

“问你话呢!快说!”侍卫长正要发火,四周忽而一静。

只见萧清尧缓缓迈步走进来,一袭月白色常服如披着一身霜冷的月光,后面还跟着一脸紧张的明茹。

原本围拢在一起的侍卫们连忙向后退到一旁,萧清尧走到案桌前,看到那只空宝盒,他的脸色微微一变,继而转头看向旁边的博古架。

目光定在最上层那个空掉的位置,他的眼神冷了下来,一股冰冷的肃杀之气铺展开来,骇得众人心头齐齐一凛,屏住呼吸莫敢多言。

“东西呢?”萧清尧低声沉问,语气里满是隐而不发的怒意。

“上神,是她偷的!”余杂役抬手指向茉茉,绘声绘色地又讲了一遍。

感觉到盯在她身上的那道冰冷森寒的目光,茉茉不由打了个突,艰难地抬起头,对上萧清尧的眼睛,显然是在等她解释。

巴掌大的小脸苍白如纸,茉茉张了张口,艰难道:“我真没偷。”

她抿着嘴唇,快速想出说辞:“我知道上神有一灵宝叫九灵月魄,可以修补金丹、增长灵力,便想偷偷借用一下,给我自己增长些灵力。可是我来这里的时候,打开那个宝盒,里面已经空了……真不是我拿的!”

她从前还是一只狐狸时,天天赖在萧清尧身边。他在这知微阁里忙碌的时候,她要么趴在他腿上,要么卧在他案头,这知微阁里的每一件陈设和宝物她都见过,知道九灵月魄的所在与功效,似乎也不足为奇。

只是如今这九灵月魄不见了,她却不肯承认偷拿,除了她还能是谁?

萧清尧目光沉沉,闭上眼探出神识,将知微阁上下乃至整个沧澜宫都扫了一遍,无法感知到九灵月魄的所在。如果九灵月魄还在沧澜宫之内,应该是被那贼人封住灵气,藏了起来。

他抬起眼帘,冷幽幽地盯着茉茉,对明茹道:“搜她的身。”

明茹应了一声,连忙快步走上前来,抓住茉茉搜身。

作为沧澜宫最高掌事,在她的掌治之下,竟然丢了九灵月魄这么重要的宝物,她不禁满心忐忑,对茉茉的动作也粗鲁起来,恨不能快些将丢失的宝物找出来。

茉茉想起藏在她袖中的那几张“穿透符”,不禁脸色煞白,暗道不好。她下意识地挣扎起来,可却被明茹按着动弹不得,不一会儿便被从上到下搜了个遍。

一方手帕、一只巴掌大小的乾坤镜、一条扎头发的红丝带,还有卷在一起的几张黄色符纸。

一一摆在案桌上。

“上神,就只有这些。”明茹禀了一声,小心翼翼地退了下去。

没有见到九灵月魄的影子,萧清尧眉峰紧蹙,拾起那几张黄色符纸,展开一看,竟然是几张“穿透符”。

狭长的凤眸幽沉似墨,他冷眼逼视着茉茉,问:“你怎么会有这个?”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