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夫人闻言,双眼凶狠瞪向卢氏。

她就说,雪姐儿怎么可能无缘无故说这些话!

原来,是有人背后作妖!

亏她刚才还感念卢氏替她雪茹说话。

赶情儿真正的坏根儿,是卢氏本人!

卢氏已是气血上涌。

眸色生厉,紧锁卫姮,愠声道:“姮姐儿,家里的事何故到外头说,你有什么不满,自家关紧门处置就好。”

“你便不是我亲闺女也是姓‘卫’,同气连枝,分不出彼此。”

卢氏就是这样子的人,于她不利的便是两家,于她有利的便是一家。

这会儿需要借着‘勇毅侯’给李正良李大人施压,便是一家人了。

浸淫官场多年,深知人心利害的李大人自然很清楚卢氏的打算。

他没有对一介妇人发难。

而是眼神暗藏探究,飞快看了卫姮一眼。

他在揣测卫姮的心思。

没有接受家中孽障的道歉,但也没有为难,而是趁势把矛盾重新扯回卫宗耀发妻卢氏,和其管事妈妈身上……

难道……

李大人双眼微微一紧,难道,卫小姐此次真正打算是针对卢氏,而非雪茹?

若是这样,于他家而止,这是好事。

事关女儿名声,他也不希望卫大夫人、卫姮在此事上面成为同气连枝的一家人。

最为关键的迷雾拨开,为稳妥f起见还要再观察观察的李大人捋着胡须,且暂让发妻出面了。

他是男子,怎能与一介妇人论口舌呢。

有损大丈夫颜面。

身为主母怕李夫人,自然也是看透卢氏的打算。

眼风如刀,剜向卢氏,“卫夫人,你休想借勇毅侯府的势来息事宁人!纵仆伤主,借我女儿之手诋毁卫小姐的名声,你当真是毒如蛇蝎!”

纵仆伤主、毒如蛇蝎。

一句便把卢氏三年来经营的贤名,全否定。

那一刻,卢氏生吃卫姮的心都有了。

要不是卫姮非揪着不放,她何至于在外面被李夫人如此欺辱。

“夫人,你我相识多年,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纵仆伤主,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啊。”卢氏哀凄,“下人有时候心生不满说了几句,也当不了真啊。”

还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李雪茹一听,不干了。

她虽莽,但不傻。

这是要把事儿全推到她头上啊。

顶着抽肿的脸,披头散发从其母怀里抬头,厉声,“苏妈妈,你敢毒誓诅咒自己没有说过卫小姐的坏话吗?”

“是你告诉我,卫小姐偷拿齐世子的画,是你告诉我偷瞒了齐世子,你现在是不想承认了吗?”

声如炸雷,炸到卢氏心口直沉。

苏妈妈——

还是被李家小姐点出来了。

身形一晃,卢氏似不能接受般颤道:“苏妈妈?怎么会是苏妈妈?”

李夫人已气到要**了。

原来是苏妈妈在女儿面前嚼的舌根,难怪她这个直肠子女儿会深信不疑。

手指苏妈妈,冒着怒火的双眼则直视卢氏,“原来是你身边的老虔婆嚼的舌根!好你个卢氏,你的管事妈妈心生怨恨,就敢生出歹心败坏侯府小姐的名声,你有什么脸自称是卫小姐的长辈?”

“换作是卫小姐身边的丫鬟,说了你女儿半句不中话的话,你怕是把丫鬟拖下去打死,而不是在这里装好人,充贤惠!”

“打量你们不承认,我就没有办法是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布谷小说网【buguxs.com】第一时间更新《主母重生后,一心搞钱独自美丽》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