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谷小说网【bug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欢迎乘坐M99次列车》最新章节。

暗紫色的柜面上写着上联:曾经沧海难为水。

章汐沅看着那枚小巧的红色喜字,下意识咬着嘴唇上的死皮:“这不是元稹思念亡妻的悼亡诗吗?和《牡丹亭》也没什么关系啊,会不会是我们找错了?”

“楼上看过了,没有贴喜字的柜子,也没有关于《牡丹亭》的诗句。”此时路宸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路宸居然把楼上所有柜子都检查了一遍,这能力都不是惊人了,简直就是惊悚。

江啸的声音也从柜子背后传来“一层也看完了,只有这一间是带喜字的,大概就是它没错了。”

众人:好好好,两个能力超凡的奇男子。

看着眼前的柜子,章汐沅的脸上闪过一丝窘迫:“那个……忘记带笔出来了。”说完,还攥住了自己的发尾,防止它惨遭毒手。

江啸见状轻笑一声,从袖子里掏出昨天刷浆糊的那只毛笔,已经清洗干净了,笔端也捋顺了阴干:“这呢。”

“论细心还得是江哥。”随即章汐沅又看向了路宸,向他伸过手去。

“干嘛?”

“墨水。”

“我没有。”

“少废话,拿来。”

“好吧。”

二人并没有对峙很久,路宸投降般从怀中掏出章汐沅之前装糖的小瓶子,里面是上次剩下的花汁,糖已经被路宸吃光了。

章汐沅将瓶子递给了江啸,江啸提笔在柜门的左侧用簪花小楷写下了“除却巫山不是云”七个字。

“我不是很理解这个柳老爷,大喜的日子写这么首悲伤的诗。”

梁皓天点头表示赞同:“是不太吉利哈。”

“也许……是为了表示情比金坚的决心吧……”

柳笑笑小声补充着,她记得上学时老师讲这首诗的时候,她还带入神伤了一阵。

最后一笔收尾,柜子自动打开了,里面是一套叠的整整齐齐的喜服。

“这花纹有点眼熟……”梁皓天抓着裙摆的一角,那里绣着半朵牡丹。

“你在说这个?”路宸站在他背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那只绣花鞋,梁皓天吓得直接向前跳出一步。

“我去,你什么癖好?这也能随身携带!我忘了跟你们说这东西邪门的很,大半夜出现在厨房。”

路宸将鞋头的半朵花纹和裙摆上的进行对比,发现刚好能拼合到一起,看来这鞋是其中一只喜鞋没错了,只是不知道为何是旧的。路宸又将那只鞋收进了袖子中。

“走吧,都快中午了。”

就在江啸双手托着那套大红嫁衣出门的瞬间,那衣服在众目睽睽之下凭空消失了。

“怎么回事?变戏法呢?”梁皓天将江啸身上搜了个底朝天,也没搜到喜服的踪影。

章汐沅被气笑了,扶着额头:“一定是我们打开的方式不对,再来一遍。”

回去重新打开柜子,果然,那身衣服又完整出现在里面,几人又按照刚刚的方式出了门,那身衣服再次自动回到了柜子里。

“还真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梁皓天嘴里嘟嘟囔囔,再次回到那面柜子前,打开了门。

路宸碰了碰他的肩膀,轻声说:“诶,来人了,看看她们怎么做的。”

门口进来了两个女子,约莫三十岁出头,应该是哪家府上的夫人,穿着不凡。从一辆豪华的马车上下来之后,两人便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几人隔着一排柜子的距离,看着她们走到了另外一半区域,在一面柜子前站定。和他们开门的方式略有不同,她们二人只是用手指在木门上面画了个图案,柜子门便打开了,随即她们取出衣服向楼上走去。

“这莫非就是密码解锁和手势解锁的区别?”梁皓天暗暗赞叹。

“你不是说楼上也是这样的柜子吗?她们还上楼干嘛?”章汐沅转身看着身后的路宸。

“唔……还有几个隔间,当时没反应过来是做什么用的。”现在看来是试衣间。

没一会儿两违妙龄少女从楼上翩然而至,从她们的五官和妆发可以猜测到她们便是之前上楼的那两个女子,但无论是从体态还是容颜来看,虽然隔着一段距离,都是肉眼可见的比进来时年轻许多,步伐都透着轻盈。只见她们仍旧有说有笑地走了出去,上了马车,驶向长街尽头。

“事出反常必有妖……不过看样子这里的衣服簇拥穿着出去才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布谷小说网】地址:bug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