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礼貌看着蒋文明的弹幕,一阵鼻酸,挑起一筷子螺蛳粉,掩饰情绪的变化。

还在帮姐姐的金主爸爸打着广告:“嗯,闻起来好香。就是我不太能能吃辣,呛得眼睛酸。不过我能吃糖,姐以后吃甜食告诉我,我要来蹭一块。”

“小馋猫。”董煜茗宠溺笑笑,看向她碗里,“你有不吃的,就挑给我。”

弹幕又开始带节奏:【啊?为什么大的,就得让着小的啊?姐姐凭什么就得吃妹妹不要的、剩下的?】

【你在破防什么?主播都没说什么,轮到你操心。】

【虽然但是,我经常跟我男朋友合作吃东西啊。他喜欢奥利奥饼干,我喜欢奥利奥夹心。他喜欢蛋糕胚,我喜欢奶油。】

董礼貌安静吃着螺蛳粉,吃相十分不好,一会儿流鼻涕,一会儿流眼泪。

立即给姐姐竖起大拇指:“姐,你是怎么做到吃得这么优雅的?”

“因为吃好吃的,就自动变得好看啦。欢迎屏幕前的靓仔美眉下单哦,今天搞活动,满十包送一包。”董煜茗的笑容犹如焊在脸上,嘴里咕嘟咕嘟说着话说。

其实是吃重口味太多,伤了味觉,她现在吃什么都不会有太大感觉。

只这些话,自然不会说。

小助理在一旁提醒着:“阿姐,货卖完了,要补货。咱们下个吃土豆粉吧。”

董煜茗心中有数,比了个“ok”的手势,让小助理提前把土豆粉的链接挂上。

还没等她开始吃土豆粉,立即又被一扫而空。

今日的营业额,比过去一个月都多。

小助理十分机灵,趁机将以前销量不好的商品,一一挂了上去,拼命想让金主爸爸看见他们的努力。

董礼貌看着屏幕,是蒋文明的弹幕:【礼宝吃相也好看,怎么有人流鼻涕都这么好看?不过太辣,你就不要吃了。不是这个螺蛳粉不好,是礼宝吃辣能力很差。能吃辣,或者爱吃辣的,就可以考虑下单。比如我能吃辣,我就下单了二十包。】

董礼貌就知道自己流眼泪,又惹他心疼了。

他想劝,又怕影响姐姐的生意,只得百般修饰。

董礼貌终于放下筷子,跟姐姐说了句“抱歉”,离开了直播的房间,去到阳台,大口喘着粗气。

蒋文明看见她消失在屏幕前,光速退出了直播间。于是,于一分钟前,下线了。

董煜茗还在维持着自己的直播间:“没有备牛奶,小妹去厨房拿酸奶解辣了。来,咱们下一个吃米粉。”

董煜茗很好地控制了直播的节奏,土豆粉已经卖光了,干脆直接吃米粉。

方才为了拖延时间,慢吞吞地煮螺蛳粉。这回直接加速,两三口炫完,便开始煮了米粉。

这回妹夫不在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好卖。若是不知小妹准备跟他分手,还能厚着脸皮说一句‘这是蒋文明都说好吃的米粉哦’,白嫖他代言。

但此刻,对于他,丝毫未提。

董礼貌站在阳台上,呼吸着新鲜空气,其实也挺担心姐姐。

今日直播间里的粉丝,冲着蒋文明疯狂下单,他眼见大厦将倾。来日,看他塌房的粉丝,会不会立即退货。

因此损伤了金主爸爸的利益,会不会从而使姐姐事业受损。

董煜茗现在还在打江山阶段,还不像那些大主播有定价权。

她是毛遂自荐,请资方考虑自己。

而大主播则是被金主求着代言,甚至还能把原本成本5毛,售价20的东西,定价70,卖一单主播赚50,金主赚19块5。且签了合同,金主给其他渠道的销售价,还不能比主播的直播间低。以至于头部主播比明星都赚钱,很多明星都去带货了。

至于明星带货不景气,纯粹是有内部消息的,得到风声了。

这就需要上面有人,好随时获得信息差,在风口上大赚一笔,再全身而退。

董礼貌不想去姐姐直播间继续了,她发现有镜头对着自己,让她很紧张。

这跟在戏台上不同,戏台是她的主场,她游刃有余。甚至摄像头越多,她发挥的越好。

现在隔行如隔山,她实在弄不来。

搁在口袋里的手机在响,董礼貌看见是蒋文明的名字,接下来,就听他问:

“怎么了?你不播了吗?我还没看够呢。我都想你了。又不敢总给你发视频,怕打扰你。我好想你啊,老婆。那个螺蛳粉是不是很辣?你现在有没有好点。”

董礼貌听着他这个语气,好像自己是什么生活不能自理的小朋友。

没跟他调笑两句,只想快刀斩乱麻:“蒋蒋,我们分手吧。”

“礼宝?今天好像不是愚人节。”蒋文明出于自我保护,第一反应自然是不可置信。

哪怕自我欺骗,说她只是开玩笑,还是将他狠狠晃了一下:

“这是姐姐直播间给你的任务吗?还是你跟朋友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布谷小说网【buguxs.com】第一时间更新《与君入戏》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