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薄荷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布谷小说网bug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长孙皇后虽然坐在完全陌生的地方,但神态自若,半点不露怯,还笑着应了夏栗子:“我们本就是相约好了要会面的啊。”

李世民:不对吧,我怎么感觉这个词不是这个意思呢?

两个人坐定后,长孙皇后这次掌握先机,让夏栗子点餐,理由是自己已经挑了吃饭的地方了。

夏栗子觉得还挺合理的,就没再推辞,问了长孙皇后的忌口之后就开始“刷刷”地点点菜用的平板。

她在点菜的时候,长孙皇后就开始观察所处的这家火锅店:

这家店装修的有点古风,但又不是古得很彻底,所以长孙皇后实在说不上来是哪朝的风格。

跟海某捞那种大型火锅店不一样,这家比较小巧,位置不多,没有那么吵闹,有点像雅致的小酒楼。

然而,不远处高高挂着电视,让长孙皇后想起了之前夏栗子去参观过的大学食堂。

总之,是家很有特点的火锅店。

各朝有不少人都认为,应该把挂着的电视变成灯笼或者穗子,那样看起来会好看很多。

终于,夏栗子点菜结束,等待期间,两个人又聊了不少,长孙皇后也不介意夏栗子那些奇怪问题,她也偶尔问夏栗子些自己想知道的内容,比如对孩子们的看法,对哥哥长孙无忌的看法之类的。

秦,始皇觉得今天直播的内容还算偏轻松,虽然在博物馆看到的东西也挺有用的,但没有高铁那么“硬核”。而且也差不多到时间了,于是就没有再留下臣子,让他们散朝了。

结果走出一段路了,发现扶苏还没跟上,转头一看,扶苏还在殿中,正缠着李斯跟他讨论问题。

始皇挑挑眉:既然如此,就让丞相大人受累吧,朕就先回去了。

汉,刘彻这边还没散朝,他在等负责记录的官员把参观博物馆的内容提炼出来。

霍去病轻轻戳戳卫青,跟他说悄悄话:“舅舅,我一会去你那里吃饭行不行?”

卫青当然不会不同意,只不过他有点奇怪:“你不回家陪小光吗?”

霍去病:“他现在估计就在你家玩呢!”

好久没跟舅舅一起吃饭了,他要带着弟弟一起去蹭饭。

唐,紧张兮兮地盯了长孙皇后一个上午的一个大人加四个小孩此刻也觉得饿了,纷纷坐到桌边等着吃饭。

然后他们还纷纷乖巧地给长孙皇后发弹幕汇报:“阿娘,我们跟耶耶也准备用膳了!”

已经吃过饭的长孙无忌看见弹幕:诶,怎么陛下和小殿下他们吃饭那么晚?

明,马皇后看着热气从两个人中间的锅子中不断冒着,忽然笑了起来:“许久未热闹一下了,晚上让重八叫上老大他们一起来吃个饭吧,尚食局那边应该是有火锅方子的。”

聊了不久菜就上齐了,两个人正在等汤底烧开,正好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被各朝百姓觉得很突兀的电视机忽然亮了。

许是因为接近博物馆,所以这个电视打开后就开始播放一个介绍沪市博物馆文物的综艺节目。

夏栗子一开始还没注意到这个电视机,毕竟她真的很饿,忙着吃肉,实在没空在意附近有什么。

等到吃了一些缓解了饥饿之后,她忽然就有闲工夫打量周围的情况了。

当发现电视后,她的第一反应是:这个火锅店会不会做生意,把电视打开,大家都赖着不走看电视,那客流量不就会变少了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