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啊,你这脚是怎么回事?昨天见你不是还好好的吗?”

藩国进贡,举朝欢庆。

圣人得了个南海鲛人泪珍珠珠串,近百颗大小相同的珍珠被串成三条并链,衔接处还镶嵌了翡翠玉石做坠,熠熠生辉,光彩夺目,贡品刚呈上去,就被圣人金口给定了下来。

“这串鲛珠品质上乘,给小九留着吧。”

正好今天闲来无事,圣人便带着珠串和其他的一些珍品,到蓬莱阁找裴锦去了。

没想到刚进门,就听到下人禀告,说是九公主昨晚不慎扭到了脚,正在里间歇息呢。

“还说呢,父皇都怪你…”说话都说的不清楚,问了魏公公也没问出来个所以然来,平白无故还害得我丢了初吻!

哼,越想越气,干坐在椅子上,被御医勒令哪也去不了,更不能再随意翻墙的裴锦干脆转头气哼哼了一句,把圣人看得是一蒙一蒙的。

“朕又怎么了,好不容易得了新鲜玩意儿,估摸着你会喜欢,一下朝就带着人给你送来了,连其他地方都没去呢。”

富贵的赏赐,多宝的贡品,自然多得是盯着的人。

三千后宫都看着呢,就等着哪天圣人想起她们来,将滔天的恩赐迎进自己宫里。

圣人可没说假话,除了先留了几份给太后的慈宁宫和皇后的坤宁宫,其余的都在裴锦的蓬莱阁了,等待她一一挑选了。

气来的快,去得也快。

裴锦知道都是自己昨夜不小心,胡思乱想的时候才把脚给扭到的,很快便把话茬翻了过去。

“哼,看上去好像还挺不错的样子…那我就还是先不生父皇的气了。”

已经习惯了自家女儿说话气派的圣人也没生气,只是乐呵呵地招呼宫人把贡品都往里搬,要是哪件当场被九公主看入眼了,转头直接就送进蓬莱客的库房里去。

裴锦乃是皇后所出,与太子裴简一母同胞。

裴锦随意地看着珍品在眼前晃来晃去,心思却不知道飘哪儿去了。

她拿起一个玉貔貅镂空挂佩,眼珠子一转:“对了,父皇,我听说…下一届春、春闱是不是也快准备了啊?也不知道这次会有多少文人墨客能考出好成绩,光宗耀祖,替父皇您分分担子呢。”

算了,还是先不提请求赐婚的事情好了,徐时宽还在专心备考,万一要是真把他吓着了,我可没办法替身参加春闱试!

“你这丫头,今年的才刚结束,这么快又想到下一届去了?”

圣人好笑地斥着她,抬手便刮了刮裴锦秀气的鼻子,害得她随即连打了好几个小喷嚏,“啊嚏啊嚏——”要不是徐时宽参加的是下一届春闱,她才不记日子呢!

“不过你说的也没错,政通人和,百废具兴,区区三年光景,却能改变很多事情。”

圣人说着,捋了捋胡须,龙眸旋即一转,看着一旁莫名有些呆楞的裴锦,笑道:“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难不成你也想去体验一下科考试的辛苦不成?”

“小九哪有!”。

裴锦回神,心想糟糕,见圣人直勾勾地看着她,像是突然又想到什么,小脸一红,“只是突然想到我朝第一个三元及第正是出在徐家,不由得开始有些期待罢了。”

圣人闻后轻挑眉头,一个想法骤然涌现,他不动声色地将手上的茶盏端起,轻轻抿了口,说道:“时宴这小子朕也算是看着他长大成人,成婚生子,有他在朝廷上帮朕,属实是替朕省了不少事。”

裴锦也跟着点头,葱白的指尖不停地摩挲着貔貅佩,要不是腿脚不方便,想必她都能快步走到圣人旁边,像个贴心小棉袄一样捶捶肩捶捶腿什么了。

“就是啊,徐家家风纯正,又是书香门第,想必从他家出来的人,都是能够顶天立地,替父皇排忧解难…”

“下一届殿试,想必徐家也定能榜上有名。”

聪慧如圣人,只细细一品,就觉得面前的少女话中自有她特殊含义。

圣人面不改色,镇定自如,只是藏在茶盏后面的眼睛倏然一凛,嘴角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但很快又压了下去,口风一转便又将话题转移到耀眼夺目的贡品上,竟没有半点想要沿着裴锦的话说下去的意思。

最后一场春雨袭过的汴梁骤然变冷了几分,歪打正着地化了前些日子的暑气。

“你们仨…这是怎么了,一大早的全在走神?”

沉香阁里,兰时和徐长赢坐在桌前吃朝食,敏锐地觉察到今天早上的三小只有些安静的过分。

她抬起头看了一圈,只见那三个身影愣是动都没动,像是没听见一样。

坐在身边的男人见状,将两只手指扣在桌上轻轻敲了两下,“笃笃——”

听着响儿的白术总算是回过神来,她赶紧侧身撞了撞还沉浸在惊讶的卫二和青果,连声应道:“怎、怎么了小姐,是想要吃什么吗?我帮你夹。”

“不用了,你们快去吃吧,要是困了等会儿就回去休息,昨晚的雷的确有些吓人。”

说到这儿,兰时像是又回忆起了昨晚在房中的一切。

虽然雷声吓人,不过她竟然睡得不算差,反倒还有点香,都多亏了夫君。

见小人儿突然转过头来朝自己笑了笑,徐长赢也很愉悦地眯起眼睛,顺带夹了个小笼包到兰时碗里,“夫人快吃,不然都冷了。”

“嗯!”

小夫妻你一口我一口地互相夹着,全然不知是何事对身后的三人造成了如此巨大的冲击。

时间再回到早一点的时候。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布谷小说网【bug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全京城都在嗑我俩的cp》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