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谷小说网【buguxs.com】第一时间更新《骗子心事》最新章节。

有时年上直球,确实招架不住。

但不等郁书悯说些回绝的话语,餐厅广播声毫无征兆地响起。

周身嘈杂,前半段他们听不清楚,后半句却说得合乎时宜:“……请自觉遵守秩序,文明用餐,切勿插队。”

郁书悯学以致用,指腹抵着靳淮铮的肩膀,将他俩之间的距离拉开。披一抹并不走心的微笑,说:“听到没,请自觉排队。”

随后,她抽回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边回何颂她们的消息,边往另一个出口走去。

一会儿的功夫,群消息99+,看得郁书悯眼花缭乱,且多半都是艾特她。

从八卦她和那几位帅哥的爱恨情仇到问她陆嘉桀是不是真在那儿。

「何颂:上热搜了。」

「何颂:我掐指一算,估计方圆百里的桀妻都要风雪上“梁山”了。」

「程梦:这就是顶流吗,给滑雪场免费宣传了。」

「周弋楠:真想不通,一个男人而已!有必要千里迢迢去看他吗!」

「何颂:(图片)」

何大小姐立马甩出一张陆嘉桀和严承训站在一起聊天的路人生图,五秒钟后,周弋楠回一张从崇南去望京的订票页面的截图。

「程梦:真是毒唯地狱,昔日团粉的天堂啊。」

「周弋楠:公主如果偶遇的话,可以帮我要个签名吗(玫瑰)@郁书悯」

郁书悯咬着颊边软肉,暗忖几秒钟,回周弋楠:

「郁书悯:应该可以,要几张?」

「周弋楠:!!!!」

「何颂:蛙趣?!居然还能提要几张?」

「程梦:那我可以拥有陆嘉桀的吗?(星星眼)」

察觉脚步声,郁书悯回眸一看,果然是靳淮铮。

他的手中捧着杯热牛奶,走近后,直接递到她的面前。

郁书悯懒得跟他拉扯,顺手接过这杯热牛奶,掌心触碰杯壁的瞬间,暖意蔓延。她记挂着周弋楠的心愿,便问靳淮铮道:“你知道表叔和陆嘉桀现在在哪儿吗?”

靳淮铮警觉:“你找他们干嘛?”

郁书悯强忍着再给他一拳的冲动,解释说:“是我室友想要他们的签名照。”

靳淮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撂了句:“要几张?”

郁书悯:“……”

忽略他跟自己同样的关注点,郁书悯嘬一口牛奶,含糊道:“这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你要几张,我就让他们签好之后寄过来。”他目不转睛地凝视她侧脸,进而问她,“来这儿真的不想好好玩一下么?”

“确实有点可惜。”郁书悯颇为赞同地点点头,下一秒就去搜雪场的小程序,“那自己去问个教练。”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