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啸一听,不由得大吃一惊,这都打十几个电话过来,肯定是又出了什么大事不可。

就在林啸正犹豫着该如何处理这事时,赵强走了出来。

“你去忙吧!这里有二牛和虎子就行了。

这一切都是你置办的,已经对得起我妈,让我无地自容了。”

赵强说着,他把林啸推出了大门。

林啸默默的点了点头,他便快步去了村委会,如果再晚一点,他桥南商场办公室的人都下班了,如果里面的人一走,那他只能往县城赶了。

破旧的小院,院墙多处还有倒塌。

三间瓦房,久经岁月的洗礼,变得犹如风烛残年的老人。

一张摇摇晃晃的旧书桌上,摆着村里唯一的一部电话,看到这一幕,林啸心里特不是滋味。

两百多户人的村子,村委会却是如此的破旧不堪,他忍不住便长出了一口气,也就在这一刻,他已暗下了一个决心。

忽然,桌上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林啸猛的回过神来,他赶紧的接起了电话。

“喂!半坡村委会,你找哪位?”

林啸大声的问道。

“你是林老板吧?我是陈娜,你赶紧回办公室来,有两件大事。

一是市领导肖玉打电话找你,说务必让你今天来见她,另外黄小婉从sz打来了七八个电话,也说有急事,必须让你今天给她回个电话过去。”

电话里的陈娜有点着急的说道。

林啸一听,他稍微犹豫了一下说:“好的!我这就回来。”

挂上电话从村委会出来时林啸才碰上了回来的文书刘东升,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男子,听说还是高中毕业,只是这人胆小,一直对刘福堂说的话计听言从,从不敢反对一句。

“林啸!你对赵强做的已经够多了,你去忙你的事。

一会儿我就在大喇叭上广播一下,让村民们明天都去参加赵玉莲的葬礼,这事你就放心好了,咱们半坡村人在这事上绝不含糊。”

刘东升说着,便朝林啸微微一笑。

和这人林啸接触不多,但他能说出这样的话,他最起码比刘福堂强多了。

“那就谢谢你了!”

林啸双手一抱拳,他说完赶紧放开步子朝着他家的小院跑去。

半个小时过后,林啸已开着小轿车进了桥南商场的院子里,他停好车便快步上了楼。

陈娜还在办公室等他,她一看林啸来了,便赶紧把她接到电话的事,一一给林啸说了一遍。

林啸看了一眼手表说:“好的,你赶紧下班吧!这事我来处理。”

陈娜点了点头,她忙把自己记录下来的电话号码给了林啸。

林啸想了一下,肖玉这个时候肯定下班了,所以打她的电话没用,他只有亲自去她家了。

想来想去,林啸便给黄小婉回了个电话过去,没想到这是酒店的电话号码。

费了点功夫,不过最后还是把电话转到了黄小婉住的房间。

“喂!你是黄小婉吗?我是林啸。”

电话一通,林啸便大声的说道。

“林啸!你死哪儿去了?我打了那么多的电话你都不给我回过来?”

电话中的黄小婉有点生气的大声吼道。

林啸长出了一口气说:“我们村发小的妈妈去世了,我一直在半坡村,接到陈娜打到半坡村委会的电话,我就赶了过来。

怎么了?这么着急找有什么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布谷小说网【bug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江湖三十年》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