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就到了上课时间,但方鹤安脑海里全部都是她那甜得发腻的声音。

“方鹤安同学,你还好吗?”

方鹤安咬了咬唇,他才不需要她救呢。

她刚刚那么做,班上的同学都更喜欢她了吧,刚刚他还听到旁边的女生说她好善良,竟然连他这种人都帮。

方鹤安的呼吸有些急促,他是什么样的人?难道像他这样的人,就一定要被欺负吗?

“方鹤安?”

“方鹤安!”

一只粉笔直接砸到了方鹤安头上,班级里传出低低的笑声。

“我叫你回答问题呢,你又走神了是吧。”英语老师严厉地看着他。

这个班的人几乎都不怎么服管教,捉弄老师更是常态。

因为f班的英语成绩实在是太差,害得她被扣了不少工资。

英语老师心里有些怨气,她才刚刚毕业,就要来教这种班。她刚来的时候本来是想认真教的,可是被捉弄过那么多次后,她的良心早就泯灭了,一群人渣。

她不能把气撒在其他人身上,还不能把气撒在这个方鹤安身上吗?

见方鹤安不说话,老师用力敲着黑板:“这个单词是什么意思,我上节课说过的。”

“说话!”老师的音调慢慢上扬。

见方鹤安低着头,老师的脸立马黑了起来:“你倒是抬头看看啊!”

听到英语老师愤怒的声音,方鹤安心里越来越慌,头也越来越低。

他想鼓起勇气抬起头来,可是他的脑袋就是抬不起来。

英语老师冷笑一声,穿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走到方鹤面前。

她不断戳着他的脑袋:“你的成绩已经很差了,你听一下课很难吗?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家里的琐事,学校的压力,再加上这个恐怖的班级,她一下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方鹤安的眼眶有些发红,他刚刚看了一眼,那个单词很简单,可是他的嗓子眼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似的,根本发不出声。

“说话啊,那个是什么意思!”

“快说!”老师咆哮道。

整个班级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他们转过身看着好戏。

“老师,那个词是痛苦的意思。”付心灵弱弱开口。

英语老师平时看起来温温柔柔的,没想到生起气来还挺吓人的。

英语老师冷冷看着方鹤安:“班长都出来帮你了,她为什么知道,你为什么又不知道,你想过其中的原因没有。”

方鹤安的手紧紧攥着,他明明也知道,虽然他英语成绩是不好,但这个他真的知道。

有人给台阶,她也重新站在了讲台上。

她严厉地看着后排的方鹤安:“方鹤安,不会就学,这些都是一些很基础的东西,你只要记下来就好了。”

“付心灵同学英语成绩那么好,老师还看她整天都在背单词,你成绩已经差成那个样子了,你真的该为自己的未来努努力了。”

英语老师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她的声音也逐渐平缓下来:“方鹤安,老师相信你不是坏学生,你平时有不懂的可以多问问付心灵同学。”

她刚刚太激动了,方鹤安直接成了她的出气筒。

英语老师脸上也有些心虚,毕竟照她刚刚的那个样子,被她上面的领导知道的话,她一定会受处分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布谷小说网【bug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快穿之那个女配每天都在摆烂》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