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州府,八月中秋。

肃王歪着身子靠着床榻看书,床边小几上摆着一碗汤药,已经从温烫变成温凉,王全劝道:“王爷,先喝药吧,凉了药效不好。”

肃王闷闷道:“先放着。”

柳府安排给他养伤的这间厢房通风透亮,窗外种着大片瘦竹,清幽宜人,非常适合静养。

肃王抬头向窗外瞥去,仍旧只能听见她跟那男人轻柔说话的声音,却没能看见那二人身影。

明知他们就在附近说话,竟看不见人,着实有些烦躁!

又等了一小会儿,王全实在看不下去,上前捧着汤药道:“不如奴才伺候您用药?”

当初肃王捣毁南邵余孽窝点而后被行刺受伤的消息传回京城,朝野震惊,肃王伤势严重,无法动身返回京城就医,只能留在陵州府,太子不顾新婚佳期亲自带着太医和王府内侍奔赴陵州府。

万幸的是,王全一路跟着太子赶到陵州府时,肃王已经脱离了危险。

王全曾听收拾过战场的人谈论起肃王遭遇的那次刺杀。

山道里到处都是尸首,鲜血流成了小河。

柳家一十九个护院,只剩五个还活着,肃王身边的侍卫原是六个人,也有三个没了。

徐州牧和柳峥带着官兵去接应,跟南邵余孽恶斗了好久。

那些全是死卫,只会战死,不会投降。

官兵们见他们冥顽不灵,干脆直接扔火雷全炸了。

那山都炸秃了一大块,到现在官府还在征徭役修复山路呢。

谢天谢地,王爷和沈姑娘能够最终平安无事。王全在心中默念。

命是捡回来了,也得好好养好才行呀,不吃药可怎么养?

王全殷切地看着王爷,希望王爷能赏脸喝一口他递上去的汤药。

然而肃王给他的是一个无情的“滚”字,说罢还往外面瞥了一眼。

王全明白了,王爷可以吃药,但是是要吃沈姑娘喂的汤药,是他不配!

微婳在院子里跟柳峥说话。

柳峥道:“今年中秋家里早早就准备了烟花爆竹,原想要热热闹闹地过,但是现在王爷伤情还未痊愈,咱们就不放烟花爆竹了,另外给你们在院子里置办一桌菜肴,表妹不必过来应酬我们,陪着王爷就好。”

微婳感谢道:“多谢表哥特意告知,微婳替王爷谢谢外祖父和舅舅。”

柳峥淡笑:“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气。”

王全见两位止了话头,赶紧上前一步:“沈姑娘。”

微婳道:“怎么了?”

王全为难道:“王爷说胸口难受,吃不下药。”

微婳嗔道:“真真变回个小孩子了,竟无赖成这样。”

柳峥看着她话虽如此,可眼底却是一片温柔,道:“去看看吧。”

“嗯。”

微婳回到屋里,肃王马上蹙眉捂住了胸口。

“好端端的怎么胸口疼?”微婳坐在床边的矮凳上。

“见不到你,就胸口疼。”

“哼,就你会装!”微婳嗔笑,端起汤药,用勺子送到他嘴边,“快喝吧。”

肃王笑着把药喝完了,心里美滋滋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